档案君丨世界上“最小”的指挥部

10月

档案君丨世界上“最小”的指挥部

西柏坡——中国共产党在新中国建立前的终究一个乡村指挥所。在这儿,党指挥了震惊中外的辽沈、淮海、平津三大战争。周恩来曾幽默地说:“咱们这个指挥部是世界上最小的指挥部,咱们一不发人,二不发枪,三不发粮,天天发电报,就把敌人打败了。”

或许你想不到,三大战争中打败国民党戎行,可以说是在西柏坡的一封封电报中完成的。

三大战争期间,从西柏坡宣告的相关电报(复制件)。来历:西柏坡纪念馆

运筹帷幄之中 决胜千里之外

35平方米,24场战争,消除200多万国民党戎行。这组数据是对西柏坡光辉荣光的生动描写。

西柏坡中心大院原址中共中心军委作战室。来历:西柏坡纪念馆

西柏坡的中心大院有四间不起眼的矮小土砖房,总面积不超越35平方米。这,便是中共中心军委作战室。小小的作战室里,最多时有20多人。这儿作业生活条件非常艰苦,绘图、制表用的红蓝铅笔都是从敌人那里缉获来的。为了节约铅笔,他们就用大头针别住红蓝毛线来表明敌我作战区域,用红蓝电光纸作成小旗来标明敌我战场状况。

中共中心军委作战室简介。翻拍自西柏坡纪念馆

也正是在这矮小的土砖房里,毛泽东、周恩来、朱德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指挥了24场战争,打出了一个新中国。

电报谈兵定乾坤——关门打狗

1948年10月3日清晨,毛泽东让秘书把一份右上角标有AAAA的电报送给电报员。

AAAA表明:十万火急。

电报员接到电报后,当即将其发给东北野战军总部。这封电报的言外之意都透露着前哨的紧张局势:“四五月间,长春原本好打,你们不敢打,在两个月前(即七月间)长春之敌相同好打,你们又不敢打,现在攻锦布置业已结束,你们却又不敢打。”

毛泽东拟写的带有AAAA标志的作战指挥电报(1)。来历:西柏坡纪念馆

毛泽东拟写的带有AAAA标志的作战指挥电报(2)。来历:西柏坡纪念馆

一封电报,用了三个“不敢打”,遣词之严峻,史无前例!

刚发完这封电报,毛泽东又写了一封电报指示东野:“咱们不赞成你们再改方案,而以为你们应集中精力力求十天攻取锦州。” 东野在收到电报后五小时回电表明坚决履行中心的指示,攻击锦州。

10月4日,中共中心军委来电指出:这个布置“是彻底正确的”,“这样做,刚才算是把作战要点放在锦州、锦西方面,纠正了曩昔长时刻内南北平分军力没有要点的过错(回头打长春那更是绝大的过错主意,由于你们很快就抛弃了此项主意,故在事实上未生影响)。”要求东北野战军依照既定的布置,“大胆甩手和坚持地施行,争夺首要霸占锦州”。

霸占锦州这一布置,充沛展示了毛泽东同志高明的军事指挥艺术。他指挥的不是一般的成功,而是史无前例的大消灭战。他指挥的也不是东北一个战场上的成功,而是要全歼东北之敌然后围歼华北之敌和攫取淮海战争的全面成功!

霸占锦州是辽沈战争具有决议含义的一战,对东北国民党戎行构成了“关门打狗”之势。

1948年10月18日,《公民日报》关于解放军霸占锦州全歼守敌十万的报导。翻拍自西柏坡纪念馆

三篇广播稿吓跑10万敌军

1948年10月,解放军霸占锦州后,国民党内部人心浮动,军心涣散。蒋介石急于抢救连连失利的局势,指令傅作义组成一个突击兵团,预备狙击其时的中共中心所在地——西柏坡,试图一举炸毁党中心,然后拯救败局。

毛泽东拟定的榜首篇广播稿

中共中心提早通过情报系统把握了整个“突袭方案”,但其时西柏坡只要一个警卫连的军力,实际上是一座空城。

毛泽东拟定的第二篇广播稿

为破坏敌人的诡计,毛泽东决议揭穿其诡计,以不坚定蒋、傅决计,打乱敌人各狙击部队的军心士气,摆一个“空城计”。

毛泽东于10月25日、26日、30日亲身撰写了三篇新华社电讯稿:《蒋傅匪军试图突击石家庄,我军枕戈待旦,决予歼敌》、《华北各首长召唤保石沿线公民,预备迎击蒋傅军进扰》、《评蒋军傅匪军愿望狙击石家庄》,通过新华社电台向全国播发。

毛泽东拟定的第三篇广播稿

尤其是在新华社10月26日晚播发的新闻稿——《华北各首长召唤保石沿线公民,预备迎击蒋傅军进扰》中,更是具体披露了敌军的军力布置和作战方案。新闻稿还宣告华北军民已做好预备,必将消灭来犯之敌,“不使勇于冒险的敌人有一兵一卒跑回其老巢”。

蒋介石在听到新华社播发的音讯后大吃一惊:自己的如意算盘明显破产,再狙击已失去含义。华北“剿总”司令傅作义也感此去凶多吉少,11月2日急急忙忙撤军,悉数退回保定。至此,敌人狙击西柏坡的诡计彻底破产。

“方命”电报促进淮海战争

1948年1月22日,中共中心军委收到了一封题为《对往后作战建军之意见》的电报。这封电报的发报人,是时任华东野战军副司令员的粟裕。就在这封电报中,粟裕通过慎重考虑,向中心军委“大胆直陈”,表达了暂不渡江南进,集中军力打几个大规模消灭战,以改动华夏战局的战略设想。

而其时中心军委恰恰现已决议由粟裕带领华东野战军三个纵队,组成榜首野战兵团,由宜昌、沙市一带渡江南下,深化敌后,进行广大机动作战,调集招引华夏敌人20至30个旅回江南,以减轻大别山和华夏地区的担负,为华夏部队发明很多歼敌的战机。军委还指示,渡江时刻可在2月,或5月,或秋季,并要求粟裕把自己的主意“熟筹见复”。

1月27日,中心军委通过细心研讨,给粟裕来电,再次指令他带领三个纵队渡江南进,履行机动作战使命。粟裕一面做部队渡江的预备,另一面再次深化考虑渡江的利害。

4月18日,粟裕通过一再考虑之后,再次向中心军委宣告了一封长达3000字的电报,深化说明仍是打几个大规模消灭战的理由。工作的结果是,中共中心通过细心研讨,终究采用粟裕的主张——暂缓渡江,而中心这一决议计划,为今后的淮海战争战略决战、决议计划的构成作了预备。

在这个小指挥部里,一封封电报,就这样把前哨与中心有机结合在一起,将“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”的才智,表现得酣畅淋漓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